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嫂子醉酒-嫂子醉酒
总栏目 > 小说专区 > 乱伦小说
嫂子醉酒

从小到大,我哥非常非常疼爱我,任何东西无论是吃的还是玩的,只要我喜欢,我哥都会毫无保留的让给我。也总会替我出头打架,替我背黑锅,替我挨父亲的板子......

  不过对于这个哥哥的女朋友,我还是有抵触情绪的,毕竟有了媳妇后,哥哥对我的关爱就要大打折扣了!

  可是随即想想,哥哥又不能一辈子不谈恋爱,不娶媳妇,只是早晚的事,所以想开之后,对于这个未来嫂子还是蛮期待的!

  几天以后,我在村头接到了哥哥和他的女朋友。

  哥哥直接擂了我一拳“小子!长个了啊,壮实了啊!”

  我的目光却跳过我哥,直接落到我哥身后的未来嫂子身上。

  一袭白裙,一顶遮阳帽,一张俏脸。

  就是这样简单的搭配,彻底颠覆了我的世界观,原本以为春霞是最漂亮的,但跟我面前的嫂子比起来,简直是天山地下啊!负责任的说,春霞连给我嫂子提鞋都不配啊!

  “臭小子,咋还傻了呢?叫人啊!”

  我反应过来,直勾盯着人家的确不礼貌了,于是尴尬一笑:“嫂子好!”

  一抹红霞瞬间将嫂子的俏脸染红,只见她羞涩的用手遮住脸,一副娇羞的模样令人不自觉的陶醉其中。

  “好样的,是我弟弟,走回家!”我哥十分豪爽的揽过女朋友的细腰,薅着我唱着歌,十分的得瑟。

  到家之后又是一顿寒暄,父母对这个嫂子十分的满意,热情的不得了。这时候我才知道嫂子叫晓静。

  也许是偶然,也许是命中注定,这个叫晓静的“嫂子”在我的淫生之路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那一天,姥爷过大寿,我们全家一起坐了一个多小时的牛车才来到姥爷家。

  虽然姥爷是主角,但是哥哥的光芒实在太闪耀,以至于饭局刚过一半,哥哥就被灌趴下了。

  恰巧嫂子有些不舒服,我妈怕嫂子身娇体弱受不了这种场合,就让我先赶牛车带我嫂子回家,他们等我哥酒醒在走。

  我拍着胸脯接下任务,带着嫂子赶着牛车便踏上山路。

  一路上,我绞尽脑汁,口沫横飞的讲述着山里面种种趣事,逗着嫂子咯咯的笑个不停。

  看着嫂子笑的花枝乱颤,我的心比吃了蜜都甜。

  可是天公不作美,路刚走一半,突然电闪雷鸣,接着瓢泼大雨不期而至!

  我心急如焚,这要是让嫂子淋出个病来,我这于心不忍啊,也没法跟哥哥交待啊!

  于是我赶忙脱下衣服,让嫂子遮住头,赶紧挥鞭赶牛,全速前进。

  可是尽管如此,到家后,全身还是湿透了。

  我转身跳下车,伸手去扶嫂子下牛车。这一回头不要紧,鼻血差点没飙出来。

  只见我嫂子雪白的连衣裙淋湿后已经透明,并紧紧的贴着嫂子曼妙的身材,将嫂子的内衣和内裤完全的呈现出来。

  我手里扶握着嫂子的玉臂,眼神一直在嫂子凸显出的胸罩和内裤上流连。

  嫂子发现了自己的不妥和我直直的目光,清咳一声,抽回胳膊,双臂抱着胸部率先走进家门。

  我下半身早就起了反应,只得弓着腰努力的夹着老二,尴尬的跟在嫂子后面。

  不过嫂子的背影更加迷人啊,那俏丽的屁股,纤细的腰肢,一扭一扭的在我面前晃来晃去,有那么一刻我真怕我自己忍不住上前抓一下!

  嫂子拿了干净的衣服和毛巾就进了屋插上了房门。

  而此刻的我却淡定不下来,刚才那一幕让我热血沸腾,甚至燃烧!

  虽然嫂子插上了屋门,但是后窗有一块因为我淘气而打碎的玻璃只简单的糊上了一层纸。

  我不断的在告诫自己,这是我嫂子,是我嫂子,我不能对不起我哥,不能做出如此禽兽之事。

  可在我心里,似乎有一颗微弱的种子,悄然的发芽,迅速的生长,直至长出一颗恶魔果实。这只恶魔诱导着我,告诉我,只看一下下就好,不会有人知道的!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窗前的,也不知道是怎么将窗户纸揭开一条缝的,我只知道那满屋的春色着实耀眼。

  只见我嫂子面对这我的方向完全将连衣裙褪去,那白腻的肌肤,妖娆的身段完全展现在我面前。

  嫂子简单的擦拭了下湿漉漉的头发后,又背过手去解开了白色蕾丝的胸罩。那一对精致到极致的乳房欢脱而出。

  虽然不及春霞的大又圆,但是美在挺拔,像两颗成熟的竹笋,配合着纤细的腰肢,简直是人间极品。

  嫂子丝毫没有察觉窗外的这双色眼,还在擦着身体。不过每一次的擦拭,每一个动作都牵动着我这颗激动的心。

  上身擦完后,我睁大了眼睛,因为关键的时候来了。只见嫂子褪去内裤,再没有任何一片遮挡,就这样全身赤裸的展现在我眼前。

  那神秘的三角地带,一簇并不茂盛的阴毛仿佛画龙点睛般,将整个粉雕玉琢的身体升华至完美。那修长的美腿,那仅可一握的细腰,那粉嫩坚挺的乳房,都使我产生抑制不住的冲动。

  幸福的时光总是短暂的,经过一番擦拭,嫂子从行李里拿出宽大的睡衣裙套了进去。满屋春光至此消散。

  不过令我更加兴奋的是,嫂子只是套上了睡衣,却没有穿内衣和内裤!想想宽大的睡衣里面竟然是真空的,着实让人热血沸腾!

  还好最后理智战胜了恶魔,使我没有泯灭人性。

  依依不舍的离开后窗,我魂不守舍的呆坐在屋门口,不断的回忆着嫂子那一丝不挂的身体。

  伴着电闪雷鸣,外面的雨越下越大,看来一时半会是停不下来了。

  “小弟啊,怎么手机没有信号呢?”嫂子拿着手机从屋内走出来,可却看见我呆呆的愣在那里,丝毫没有反应。于是上前摸了摸我的头,“嘿,想什么呢?”

  我这才回过神来,一股沁人心脾的芳香,从我身边传来。嫂子拿过小板凳挨着我坐了下来。

  “电话打不通啊!”

  “哦,俺们山里就这样,平时信号就弱。这么大的雨,肯定没有信号了!”

  “也不知道你哥什么时候能回来。”嫂子不满的喃喃着。

  “估计今晚是赶不回来了,雨下的这么大,山路没法走,很危险的!”

  “啊~?”嫂子非常的失望,看着屋外的大雨,无可奈何。

  “放心吧嫂子,俺也可以保护你,而且最重要的是在你饿的时候俺还会做饭给你吃呢!”

  嫂子被我的言语逗笑,那一瞬间,我感觉世上最美好的事物莫过于此。

  为了表现自己,我不遗余力的发挥着自己那三流的厨艺。一顿乒乒乓乓过后,还真让我整出个两菜一汤!

  嫂子十分惊讶的望着餐桌上我的佳作,没想到我一个十几岁的孩子竟然真会做饭。

  “阿嚏!”嫂子捂着小嘴打了一个喷嚏!

  “嫂子,是生病了吗?刚才被雨淋的吧!”我关切的问。

  “不知道哦,脑袋晕晕乎乎的,估计是有点感冒!”

  看着嫂子楚楚可怜的模样,我心里也不好过。灵机一动!我让嫂子等我一下,我跑进我爸妈的房间狂翻起来。

  “找到啦!”在嫂子疑问的眼神中,我拿着一瓶内蒙古马奶酒献宝一样递给嫂子。

  “白酒?”嫂子疑问到。

  “这可不是一般的酒哦,这可是我爷爷年轻时候去内蒙古带回来的,可珍贵了!据说,草原那边有个头疼脑热的都不打针吃药,喝几口马奶酒包治百病!”

  嫂子听我一顿讲解,带着疑惑打开了封盖,闻了闻。“好香啊!”说着便倒了一小杯,喝了一小口。

  “咳咳咳......咳咳!”

  “慢点,慢点,快,吃口菜压压!”

  缓了缓,吃了几口菜,嫂子擦了擦呛出的眼泪。

  “虽然很呛,但是喝到肚子里真的感觉很温暖哦!”

  “哈哈,那必须的!嫂子你等会,有酒不能没有花生米啊,我去去就来!”

  我兴高采烈的去油炸花生米的时候,却不知嫂子在屋里,一小口酒一小口菜的十分的惬意。

  几分钟后,当我端盘进屋的时候,发现半斤装的白酒已所剩无几,而嫂子一脸绯红的坐在那握着酒瓶发呆。

  “嫂子你咋都喝了!?\"我赶紧上前想要夺过嫂子手中的酒瓶,嫂子竟还意犹未尽的将酒瓶护住,抱在怀里。

  我看着已经满脸通红的嫂子,知道自己惹祸了,这要是让家人知道我把嫂子喝多了,一顿胖揍是免不了了。

  来不及多想,嫂子竟然摇摇欲坠的坐不稳了。

  我抢一步上前扶住嫂子。嫂子似乎感觉到了我的支撑力,便索性将身体完全靠在了我的怀里。

  一时间香风软玉入怀,我竟不知所措,双手高高举起,不敢触碰,彷如做梦般不敢相信。

  “嫂.......嫂子,你喝多了,俺扶你去休息吧!”我惊慌失措,说话也结巴上了。

  嫂子意识已经模糊,我试探的将一只手轻轻的放在嫂子的肩膀上,此时我的手已经满是汗水。

  手心传来的柔软是那么的不真实,但又那么的让人着迷。我将手滑向嫂子的手臂,用力把嫂子软绵绵的身体拉了起来,向炕边挪去。

  谁知刚到炕沿边,还没等我将嫂子放下的时候,嫂子反手将我脖子勾住,和我面对面站到了一起。

  这时我们之间没有了距离,我能清楚的感到嫂子的吐气如兰。嫂子胸前的两团傲娇也紧贴着我的胸膛,让我瞬间一柱擎天。

  “嫂子,你......”没等我话说完,我的嘴巴已经被嫂子的红唇封住,嫂子忘乎所以的吻着我,我感到一条小舌探入我的口中,巧妙敲开我的牙齿,和我的舌头缠绕在了一起。

  这一吻,使我忘了我自己是谁,忘了面前的是谁,忘了时间,忘了空间,剩下的只有欲望。

  “强哥,爱我!”嫂子咬着我的耳朵,魅声说道。

  我如遭雷击,瞬间清醒,强是我哥的名字,原来嫂子喝醉了将我当成了我哥而已。我不能对不起我哥!

  可没等我有所动作,嫂子竟然再次吻上来,同时在我怀里贴着我不停的扭动起来。我的意识不断的被吞噬,内心在天堂与地狱只见徘徊。

  “爱我,哥哥,快点爱我!”嫂子呼吸越来越急促,放过吻我的嘴,却又在我脖子和胸膛疯狂的吻着。气氛也越来越暧昧,我的心也随着狂跳不已。

  当嫂子抓着我的手攀上了她的高峰时,那种柔软彻底将我最后一丝理智击碎,完全放开了自我,完全忘记了自我。

  我抬起嫂子的头,狠狠的吻了上去,嫂子也热烈的回应,相互纠缠在一起。

  我一只手用力的揉捏着嫂子的乳房,另一只手也抓揉着嫂子的翘臀。嫂子也十分受用的发出呢喃。

  我闭着眼享受着嫂子的身体,可嫂子却不满于现状,她用力将我推倒,然后直接骑坐在我身上,用力的撕扯我的裤带。

  “好粗好长!”嫂子发出惊叹,“今天怎么这么大啊!”

  感叹完我的粗壮,嫂子没有任何犹豫,掀起睡裙,扶住我硬梆梆的老二,直接坐了上去,并一坐到底!

  “啊!”我们二人同时发出感叹!嫂子得到填满的快感,同样我也仿佛置身云端。这被柔荑紧紧包裹的感觉是怎样的无法用言语可以表达出来的。世上还会有比这更美妙的事情吗?

  “唔,哥...哥,啊...顶到人家花心了,今天真的好长呀!”

  我哪里受过这种阵势,嫂子的淫声浪语,加之整根吞入,嫂子没动几下,我便一泄如注!

  坐在我身上的嫂子有所察觉,晃晃悠悠的从我身上下来,摆弄我射的一塌糊涂的老二。

  “咦?怎么这么快就软了?”嫂子用小手撸着,试图唤醒它“哎呀,人家还要啊!”说完嫂子伸手就将身上的睡裙脱掉!

  由于嫂子并没有穿内衣裤,所以赤裸的娇躯再一次展现在我面前。不仅如此,嫂子又真个人趴上来,这种近距离的赤裸相对,我实在找不到不坚挺的理由!

  嫂子感受到手里的肉搏有了些反应,渐渐变硬,于是贴到我的耳边轻柔娇媚的说:“哥哥,人家还要!”

  这短短一句话,仿佛赐予我了无穷的力量,我翻身将嫂子压在身下,握着再一次坚硬无比老二,朝着嫂子的蜜穴进攻。

  可惜气氛和姿势不错,只是由于没有经验,根本找不到洞口。

  嫂子却等不了,水蛇般扭动着身体,我可以清晰感觉到嫂子蜜穴附近都是湿漉漉的,其中有嫂子的淫水,也有我刚刚射出的精液。最后还是嫂子抓过我的肉棒,帮我找准了入口。

  我再不迟疑,用力一顶,整根滑入。

  “啊~!哥哥!怎么比刚才还要长,还要粗呢!”

  我鼓足力气,开始了我人生中第一次抽动。我回忆起春霞和她公公做爱的画面,也学着变幻着姿势和角度,一下又一下不停的抽插着我的嫂子。

  嫂子在我的攻势下浪叫不已,仿佛要喊破喉咙。多亏窗外依旧电闪雷鸣,不至于被外人听见。

  一夜的狂风暴雨,一夜的激情缠绵,我已记不清这一夜我射了多少次,只记得每一次射精后都会被嫂子的索求唤醒,直到精疲力尽,我从后面抱着嫂子,肉棒依旧插在嫂子蜜穴中,我们二人沉沉睡去。而嫂子的下半身都沾满了我的精液和她自己的淫水。

  “喔喔喔!”早上的鸡叫声唤醒了我,回忆昨晚似乎是一场荒唐的春梦,可怀里的温柔却证明了事实的存在。

  此时的我茫然无措,不知道该怎么收场。只知道我的老二现在依旧在嫂子的蜜穴中而且还有复苏的迹象。

  怀里娇躯微微一颤,似乎刚才就醒了,只是跟我一样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别!痛!”嫂子忍受不了出言阻止我的涨大。

  我赶紧轻轻的拔出来,昨夜实在太疯狂,估计嫂子的身体吃不消了。

  “嫂子...你...”我实在不知该说什么。

  “小弟,别说了,昨天我们都累了,昨晚只是做了一夜的梦而已,千万不要跟任何人说起!”

  我简单的嗯了一声作为回应,找不到言辞来表达我的歉意,看着嫂子窸窸窣窣的穿好了衣服,心底里竟然充满了失望。

  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我嫂子,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我哥,满满的愧疚感使我特别难过。

  之后,在我哥回来的第二天,我嫂子就以身体不适提前回了学校。

  送他们走的那天,望着嫂子背影,止不住的悲伤和落寞涌上心头。

  看着嫂子蹒跚的步伐,就是那夜疯狂的代价和最好的证明。

  从那夜起我长大了!

【完】

友情链接:色狠狠亚洲爱综合网站_在线综合亚洲欧美网站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