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气质小婶儿-气质小婶儿
总栏目 > 小说专区 > 乱伦小说
气质小婶儿 我叔叔在爸爸弟兄排行中最小。雨我爸爸想差了十几岁。娶小婶子的时候,我都快十岁了。小婶子长得很漂亮。大大的眼睛,弯弯的眉毛,两个小酒窝,带着甜味儿。小婶子的鼻梁很高,挺挺的,很直,很好看。结婚不到十年,有了两个小弟弟,身材好像一点也没有变化。两个乳房还是很挺拔,没有多少下垂。小婶子的屁股很紧凑,很翘很挺。两条大长腿,很直很长。配合小婶子的身材,怎么看怎么好看。关键是,小婶子在村里教小学,是个老师,气质优雅,根式吸引我。

  那个夏天,小婶子独自一人在院子里冲凉。她以为院子里没人。其实我一直在她家里躲着。小婶子先是脱去了外衣,然后,摘下了乳罩,放在地上的椅子上,最后,脱掉内裤,赤裸裸的站在院子中间的大树底下。挺拔的身材,凹凸有致的身子,两个大奶子挺立在胸前,下腹部那个地方的上边,有一个很好看的黑三角,毛发黑亮。更要我命的是那条美缝,张张合合,似乎会说话。

  我的小鸡鸡一下子难受的不行了。赶紧用手使劲的攥着,向下压去。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一双大眼睛瞪得圆圆的,好像要将小婶子吃到肚子里。

  小婶子似乎发现了有点不对,向我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我赶紧小心地藏了藏。

  随后,小婶子在院子里洗完了澡,冲了冲水,便穿上了衣服。

  小婶子急急忙忙的走进了正房,看到我正在看着书,脸上不由得红了一红。

  她知道刚才的动静,是我看到了她的身子,呼吸急促起来所引发的。便没话找话说:“小辉在这儿呢?”(我叫李晓辉。)“啊,婶子,我在看书呢!”此地无银三百两!

  “今天在这儿吃饭好了。一会儿我就炒菜,做好吃的给你。”

  “好吧,谢谢婶子!”

  小婶子是弄得红烧排骨给我。她知道我好这一口儿。

  我吃的是大汗淋漓,痛快淋漓,没一会儿的功夫,就将红烧排骨消灭干净。

  小婶子和我一直说着话,鼓励我好好学习,一定考上个好大学,为家庭争光。小婶子看着我的眼光,那么清纯明亮,没有丝毫的杂质。我已经进入高三了。眼看明年就要考大学了。

  我不时地偷偷看一眼小婶子,想象着她赤裸的样子,好想好想在她的身上寻找属于我的朦胧的快和。

  “小辉啊,想不想女人啊?”

  我的脸通红,好像做什么事让人发现了似的。“嗯嗯,没有。”明显是在说假话。

  “青少年到了一定的年龄,就会进入青春期。渴望异性是当然的事情。”婶子看着我认真的说。“但是,一定要把握住自己,知道什么是重点,什么可以缓一缓,等上了大学以后就会慢慢变得合理了。”

  “想看女人,也没什么。男人和女人的生理结构不一样。女人比男人多了两个乳房,少了尿尿的小鸡鸡。要想明白这些,可以多看一些人体生理结构方面的书。不过现在还是要把主要精力放到学习和高考上来。”

  婶子脸红了红,“要不,婶子给你看看也可以。不过,看过以后要专心学习,争取考个好大学。”婶子知道,我反正已经看过了她的裸体,再给我看一看也没有什么。

  说着话,慢慢解开了上衣口子,然后,手背过去,解开了乳罩,两个大馒头蹦了出来。我脸红的厉害,手却慢慢伸向了婶子的胸部,“婶子,这就是女人的乳房吗?”说着话,手抓了抓。婶子“嘤咛”一声,“啊”的叫了出来。我小叔在乡镇财政所上班,只有周末才会回家,平时是在单位住宿。婶子在村里教学,平时的性生活也是无可奈何。因此,我的手抓上去她会很敏感。

  我却没有放过小婶子的打算。我的手在小婶子的胸部按揉抚摸,然后,贴上去用嘴含住了她的乳头。一边嘴里“呜噜呜噜”地说着:“婶子,小孩子是不是这样子吃奶呀?”婶子一边向后推着我,一边叫着:“不要啊,不要啊!”

  “婶子,不要什么?”我装傻充愣。

  “不要这个样子!”

  我的手抓揉着婶子的另一个奶子,嘴里含着一个奶子,忙碌的在婶子身上揩油。

  “婶子,这样不是挺好吗?”

  “不要,不要!”婶子的眼里开始流露出一丝渴望,被我及时地发现。

  “婶子,我听人说这个样子女人会很快乐的。我要让婶子快乐!”我的手和嘴都没有停。出其不意的,我的嘴吻上了婶子的嘴。

  婶子紧闭着嘴。我强力的用舌头撬开。最后,婶子不由得慢慢露出了一条缝。我趁虚而入,舌头搅上了婶子的舌头。

  我的一只手开始向下游走,摸上了婶子的黑三角,用手指捏起几根毛毛,“婶子,这是什么?”

  “唔唔,……唔唔……不要啊”

  我的手继续向下,一路奔向目标,手指触到了手指的美缝。我的手指来回在手指的美缝上摩擦。渐渐地按揉起阴蒂来。

  “啊,啊……不行啊,不要!……”

  我不仅不听婶子的劝阻,反而变本加厉的侵略者小婶子。小婶子年方三十出头,我一个十七岁多不到十八岁的少年,是不可能降服她的。但我看出来,小婶子其实是半推半就。一开始的时候推拒了几下子是真的,后来就有点敷衍了。我几乎感受不到抗拒的意思,反而是像是迎合我。

  我嫌费劲,干脆将小婶子的内裤退了下来。小婶子扭着屁股,半推半就的迎合着我褪下了内裤。我的手方便多了,便毫不费劲的攻占了小婶子的小穴。感受到小婶子竟然有点湿润的感觉,我就加大力度,上下其手,弄得小婶子面红耳赤,呼吸急促起来。

  看到这个样子,我就揽着小婶子,走向了卧室。

  来到床前,我激动得有点发抖,颤颤巍巍的说:“婶子,你躺下吧!”

  小婶子面红如血,一屁股坐在床上,“你这个坏小子……”我顺势一推,就把小婶子推倒在床上。迫不及待的压了上去。我和小婶子的嘴,粘到了一起,小婶子主动张开嘴,一下子将我的舌头含在嘴里,拼命地吸吮,一边“吚吚呜呜”的说着,“你这个坏人,你这个坏人!”

  我见小婶子动了情,便将小婶子所有的衣物尽皆除去,小婶子清洁溜溜的躺在床上,面色潮红,样子要多迷人有多迷人,我心里又是激动,又是感激。小婶子如果没有对我的关爱,不会如此狼狈,让我有便宜可赚,也不会对我如此的照顾,竟然会脱下衣服让我了解男女之间的不同。想到这里,我真诚的对小婶子说:“婶子,你对我的好我会记住一辈子的。谢谢你,好婶子!”小婶子拍打着我的屁股,“记得,这可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

  我分开婶子的腿,一根大鸡巴早就昂头而立了,迫不及待的杀向小婶子,可是只知道大致的方向,怎么也插不到里边去,在外面没头没脑的乱撞了好一会儿,小婶子采用手一拨,对准了小穴入口,于是我的鸡巴“噗呲”一声,进入了蜜道。只听小婶子“啊”的一声,随后便吁了一口气,我插在小婶子蜜道里便不动了,小婶子动了动屁股,抬了几下,我的肉棒在里面活动了几次,感觉那么好受,于是就主动地抽插起来。小婶子看到我有进步,就闭着眼睛慢慢享受起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嗯嗯哼,哎哎哎哟,呜呜呜呜呜呜,啊啊啊哈,”我的鸡巴拍打小婶子肚皮的声音,“啪啪啪”不绝于耳。我才知道,两个人之间的私密事情为什么会叫“啪啪啪”了,原来是这样啊。

  小婶子享受了一会儿,翻过身子,翘起屁股,跪着趴在了床上,见到小婶子的样子,我无师自通的抱着小婶子的腰,从后面插入了小婶子的蜜道,感觉更加的刺激,在后面“啪啪啪”的干着我可爱的小婶子,看着小婶子的美背,毫无瑕疵,不仅神魂颠倒。小婶子继续不断的叫喊着:“啊,啊,啊,啊,呜呜呜唔唔唔,啊,啊,啊,啊,哎哟哼哼……”

  我发现从后面抽插小婶子会亲不到嘴,于是再次把小婶子翻过来,让她仰躺着,张开腿蜷起来,我跪坐在 她的下面,抱着小婶子的腿抬起来,鸡巴再次的插入小婶子的蜜道,“啪啪啪”的美妙音响再次响起。小婶子好听的声音也再一次的响了起来,在我听来,是那么的美妙。“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唔唔,啊啊啊啊……嗯哼,嗯哼,啊哈啊哈,哎哟哟,吚吚呜呜,吚,吚,呜,呜,……”

  一边抽插着小婶子迷人的蜜道,蜜道是越来越顺滑,越来越舒服,插在里面,又湿又热,一边亲吻着小婶子的嘴。小婶子的口味儿有点淡淡的甜香味儿。小婶子的小穴紧紧地包裹着我的肉棒,令我是那么舒畅,男女之事竟会是那么快和,我有点不知所措,好像活了十七岁,白活了一样。脑子一片空白,又如同在云里雾里,就这样机械的抽插着小婶子。小婶子不时地收缩一下阴道,主动地夹裹我的肉棒,令我更加的销魂。“婶子啊婶子,我爱死你了!啊!”小婶子的屁股一抬一抬的,在迎合着我的进攻,好像在防守反击。

  我们娘两个在床上上下翻滚,直到我的一团热精射入了小婶子的阴到深处,我疲累的趴在小婶子的身上,“呼呼”喘着粗气。鸡巴却还插在小婶子的蜜道里。

  小婶子的阴道有调皮的夹裹了几下,我的鸡巴再次硬了起来,于是,一场新的战斗重新又拉开了序幕。这一次,我感觉到熟练,不用再去反复探索,而是尽情地享受抽插小婶子的乐趣。

  一会儿,我在现实中的身上,一会儿,小婶子骑坐在我的身上,一上一下的起起落落,操着我,一会儿,小婶子侧躺在床上,我从后面进入了她的密道,从后面干着她,花样翻新,乐趣不断,在小婶子的床上,我们足足玩了一个晚上。

  从小婶子的阴道里抽出肉棒,躺在小婶子的身旁,一只手还抓着小婶子的乳房,没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其后,小婶子隔几天才会让我有机会亲近她。她说,这样的事情太多了会伤害身体,只有知道节制,控制自己的欲望,才会不断地成熟。

【完】

友情链接:色狠狠亚洲爱综合网站_在线综合亚洲欧美网站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