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老男人相亲-老男人相亲
总栏目 > 小说专区 > 女友小说
老男人相亲    “陈师傅,车停这了,单子你看看。”

  “嗯,放那吧。”

  我忙着手里的活计,不苟言笑的点点头。新来的姑娘似乎不太擅长应付我这种老师傅,悻悻的走了。

  我熄灭手中的焊炬,看着一路小跑的姑娘家,在繁忙的工作中稍微开了下小差。

  汽车钣金这活计我已经干了十多年了,不知不觉我已经开始羡慕人家姑娘家那种20左右的年纪,羡慕那种青春活泼的气息。

  其实我今年也只不过31岁,但是还单身。

  都说三十而立,男人到了这年纪若是连个对象都没有,几乎都是有某种原因的。

  若说我的原因,文化程度低,性格比较孤僻,工作忙等等……

  好吧这些都是借口,真正让我过不去的那道坎,是我不行。

  性功能障碍是我深深埋藏在心底的难言之隐,倒不是阳痿早泄,而是在做爱的过程中很快会变软无法做到最后。

  在我所有的上床经历中,无一例外都以失败告终,仿佛我就是跟女人的屄天生不对付一样,只要插进去很快就性致全无。即便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的东莞高级技师,也只能用手跟嘴帮我弄出来。

  可偏偏我的鸡巴又粗又长,每次脱掉裤子女人惊喜又害怕的目光最后总会变成失望,就如同刀子一般剜着我的心。

  慢慢的我开始逃避,不与女人有任何瓜葛,即便在工作中与女同事正常沟通也很生硬,给人一种脾气古怪的印象。

  正值梅雨季节,事故车很多,较平日要忙不少,加班到晚上10点总算把当天的工作做完,招呼手下的人下班。

  到家以后才有空看看手机,点开老妈发来的信息,果然又是叫我去相亲。

  对于长辈安排的这种相亲,前前后后也有几十次了,我早已经麻木,可我老妈倒是锲而不舍。

  老妈说了一些对方的基本信息,还发来了几张照片,模样看起来很年轻,身材窈窕前凸后翘,颜值还很高。对此我见怪不怪,照片很美而一见面却是个歪瓜裂枣的情况我遇到太多次,倘若真如照片里这么靓用得着来相亲么。

  对于自己的终身大事我始终采取拖字诀,不过相亲还是得去。通过老妈我得知了对方的微信号,也不含糊直接加了过去。

  对方通过后我惯例的跟对方简单介绍了下自己,随便聊了两句后我就约对方周末见面。

  即便是万年单身的我也知道这种一上来就约对方出来的做法很容易引起对方的反感,可我要的正是这样的效果,我本就无意相亲,如果对方拒绝出来见面那再好不过,对着手机动动手指就能吹掉一次相亲多省事。

  可惜,对方同意了。

  周6,厂里很忙,但我还是把工作安排给手下的人,到了下班时间就自己回去了。虽然我只是个蓝领,但技术到了我这地步的少一天不加班就算是老板也不会多放个屁。

  关于相亲,我虽然没什么诚意,但也不会刻意丢人以达到告吹的目的。

  回到家,把肮脏的工作服脱掉,仔仔细细的洗了个澡确保全身没有一点污垢,再换上一身挺贵的商务休闲男装,选好搭配的腕表,彻底的把自己拾掇精神了才出门。

  跟对方约好的地方是一家环境还不错的西餐厅,当我到达后却发现对方居然已经先到了。

  找到我订好的位置,一个俏生生的女孩坐在那,我有些迟疑的问了句:“方依依方小姐?”

  女孩抬起头看向我,看清我的模样后站起来伸出小手,笑道:“陈书全先生?你好。”

  看到她站起来后,我闪过一个念头:她好矮!我不动声色的轻轻握了下她的手,顺势坐下,说:“我是那种提前三十分钟到达约会地点的类型,没想到方小姐比我还先到了。”

  “周末嘛,刚才在逛街,逛了一天也累了,正好到这附近就先来了。”

  她似乎有些意外我还是有那么一点幽默感的,水灵的大眼睛好奇的打量我,我也趁这功夫迎着她的目光观察她。

  我没记错的话,老妈跟我说这方依依今年是27岁,我看到照片时那过于年轻的模样就断定P得有点过分了。事实证明,照片确实P了,可却是往反的方向。

  对方看起来,怎么看都不像超过20岁啊。饱满的脸颊似乎还有些婴儿肥的感觉,配上那头短发,说是个少女也不为过啊。

  模样倒是跟照片里差不多,还真是个美女。

  就在我们四目相对数秒后,发生了一个让我始料未及的,相亲几十次都没发生过的事。

  我硬了!

  伴随着裤裆里的异样同时发生的,是我的内心好像被狠狠的揪了一下,一个念头不断滋生:我想睡了这个女人!

  我操这是怎么回事?三十年来从未有过这种感觉,莫非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且不说我都这岁数了还一见钟情什么的也太逊了,但就说这冲动若是一见钟情的话那也未免太原始了一点。

  这时候服务生恰好递来我刚点的美式咖啡,我抿了一口,苦涩的味道帮助我压下翻涌的思绪。

  “咳,方小姐这么年轻漂亮,也被长辈逼着出来相亲么?”

  “张姨没跟你说我的年龄吗?还年轻呢,再不嫁就要过保质期啦。”

  她笑起来还有酒窝,这也太可爱了吧!这可咋整,以往的相亲我都是委婉的表示自己出来只是完成长辈的任务,吃完这餐饭后就各回各家各找爹妈,现如今当我破天荒的想跟对方有进一步发展时,我反而不知道该说些啥该怎么表现了。

  等等,我真的要跟她有进一步发展吗?裤裆支起的帐篷让我很难受,可当我想起那一次又一次的绝望时,心灰意冷的感觉瞬间浇灭了所有的冲动。

  啧,也许我想太多了,相亲这种事啊,虽然一直以来都是我在拒绝别人,可并不是说当我看上对方这事就能成的,顺其自然吧……

  这方依依也跟大多数我相亲遇到的女人不一样,没有查户口似的盘问,也没有那种八字还没一撇就漫天开条件的自我良好,大部分时间她只是在静静的观察我,跟我聊一些轻松的话题,让气氛不至于尴尬。

  来餐厅相亲,毕竟是要吃饭的。我点了份肉眼牛排,蘑菇汤,看到她翻着菜单久久没决定好的样子,我向她推荐了几道菜。

  当服务生离开后,她合上菜单笑着说:“看你说得头头是道的,经常来这家餐厅么?”

  “来过几次,经常来倒谈不上,毕竟工作比较忙。”

  “哦?陈先生做什么工作的呀?我听说你一个月好几万呢,真的吗?”

  “好几万夸张了,过万倒是真的,在……宝骏4s店的售后修理厂修车。”

  相亲嘛,终归是要聊到工作上的,只不过在我提到我干修车这一行时,语气还是顿了顿。

  老实说,我的薪水在这三线城市的工薪阶级中已经算高了,在钣金这一块已经是干到头了,整个城市里像我这样任何大型事故车都能摆平的大师傅绝不超过十个。

  虽然我初中毕业就出来打工,虽然钣金这玩意跟机修与电工那样需要专业知识不一样,说穿了就是个手艺活,但想要做精也并不容易,技术到了我这程度一样能收获很多尊敬。

  然而这时候当我说自己是个修车的,语气却不怎么硬气。修理工?听起来就没排面!

  其实吧,这方依依也就大专学历,在一个酒店做前台,一个月也就两千来块,家庭条件也很普通,按理说我不应该自惭形秽才对。

  “话说回来方小姐,我冒昧问一句,你真的27吗?”

  “不像吗?”

  “当然不像,倒像是个还在读书的学生。即便27,也不至于如你所说的要过保质期吧?你这么漂亮,追你的人应该不少才对,怎会像我这么惨需要出来相亲?”

  “过奖啦,我这样的哪有什么人追啦。而且有人追,也没遇到合适的。”

  “哦?就是追你的人当中没人入得了你的法眼嘛。那既然现在是相亲,不妨说说你的择偶标准。”

  “我哪有什么要求啦……好吧,我有个要求可能是有点过分。我喜欢1米8以上的,成熟的男人。”

  咦?这不就是我嘛!我喜上眉梢的模样不小心落入她的眼里,干咳一声,我故作镇定的问:“干嘛要执着身高?长得高又不能当饭吃。”

  “哎哟,你是高个子不知道矮的苦呀。我也不希望以后我的孩子像我一样这么矮。”

  “1米8,虽然在这种南方城市不多见,但也谈不上凤毛麟角吧,就没遇到过一个么?”

  “有呀,可人家嫌我太矮了,换做是你,你会喜欢一个1米45的女生吗?”

  她托着香腮,灵动的眼睛看着我,显然在期待我的回答。我有些笨嘴笨舌的说:“啊?我?我觉得……你很好呀!”

  “嘻,是么?谢谢。”

  晚餐吃完了,聊得也差不多了,双方感觉都不错。我邀请她一起去看个电影,她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事实上以往的相亲我都是吃完饭就回去交差了,看电影这种事对我来说却是是头一遭,别说和女人一起去了我自己本身就没怎么去过电影院。

  好在方依依在手机上划拉几下就把电影票买了,如果是我还真不知道电影票怎么个买法。

  食不知味的看完一部90分钟的爱情喜剧片,之后就没什么安排了,我开车送她到她家小区门口,目送着她踩着高跟鞋一路哒哒哒的消失在我的视野里。

  回到家后,我刚拿出手机打算跟老妈汇报下任务情况,却看到老妈率先发来的信息,说对方对我很满意,问我是怎么想的。我回了句已经约了下次见面,老妈显然很高兴,巴拉巴拉的又发了一大堆信息过来,可我已没心思再看。

  回房间里躺在床上,黑暗仿佛向我压来,我脸上挂着的傻笑逐渐冷掉,最冰冷最致命的问题重新摆在我的面前。

  那张很可爱,很漂亮,很让我心动的脸,如果露出对我失望与嫌弃的表情,可能我会从此一蹶不振吧。

  又要为了保护自己而拒人千里之外吗?我们在一起会有结果吗?性生活不美满导致婚姻产生问题最终离婚的案例比比皆是……但也不一定谁都那么在意性生活的吧?哎,不想了,明天还有很多工作……

  重新回到繁忙的工作中,每天都要加班到很晚才能回家,与方依依的交往只能局限在手机上聊聊天,通过微信慢慢加深彼此的认识,每个星期也只有我调休的那天有见面的机会。

  这种不温不火的状态持续了一个多月。

  某个周末,我陪方依依去逛街,晚上的项目依旧是老套的吃饭与看电影。

  黑暗的电影院里,我注意力就没放在电影上,悄悄的握住她的手,她缩了缩但没有拒绝。

  我扭过头看向她,大屏幕的银光照亮她好看的侧脸,我脑子一热,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她吓了一跳,问我干嘛。

  我抓住她的手因为紧张而用力,鼓足勇气后,用平淡的语气掩饰我不断加快的心跳,说:“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吧。”

  虽然我们认识才一个月,虽然我们这才是第五次见面,虽然我不知道该怎么追女人。

  方依依低下头,羞嗒嗒的说:“那……试试吧。”

  总算,我们确立了关系。

  方依依是个性格有些古灵精怪的女生,跟她相处能冲淡我身上那种暮气沉沉的气息。我曾担忧我们之间的共同话题不多,但后来发现跟她在一起时就算俩人什么都不说也不会觉得尴尬,一切都自然而然。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合适吧。

  毕竟我们也有些岁数了,过了那种把恋爱谈得风花雪月的年纪,合适才是最重要的。

  可有一点我一直在逃避,那就是上床。每一次约会结束后我都把她送回家,没有一点男人应该有的不良企图。可事实正好相反!天知道我有多想睡了她!从第一次见到她时就想得不得了!然而越是如此,性功能障碍的噩梦就愈发的折磨我,内心夹在欲望与逃避中备受煎熬。

  一开始方依依以为我很绅士,这倒是让我多了一个更加吸引她的地方,可时间长了我对她的种种暗示都没任何表示,我察觉到她对此慢慢的也产生了一些疑虑。

  某个周末,约会结束后我一如既往的把方依依送到她家小区门口。

  方依依解开安全带却没急着下车,眼睛瞪着我撅起小嘴撒娇道:“么一下!”

  今天一整天她的心情都不错,我当然不会拒绝她分别之前想要腻一下的小要求,再她柔软的嘴唇上亲了一口。

  可我本打算只是浅尝一下,没想到一条柔软的小舌头有些蛮横的闯进我的嘴里,两手勾住我的脖子,娇小的身躯轻而易举的在车子里腾挪,窜到我身上,动情的吻我。

  我瞪得老大的眼睛看到了她紧闭的双眼,她突如其来的举动让我脑力一片空白,默默的闭上眼回应她的热情。

  当嘴唇分开的时候,我发现我一只手不知什么时候摸到了她的胸上,正当我触电般的要把手拿开的时候,她握住了我的手,把我的手的按在她的胸上。

  她的眼睛仿佛蒙上了一层水雾,脸颊多了一抹动人的红晕,幽幽的嗓音听起来是那么的不真切:“今晚我不回去了,你……想要我么?”

  我无声的叹了口气。

  事已至此,是骡子是马总该拿出来溜溜了。倘若真的不行,我也不应该耽误人家。

  找了一家挺高档的酒店,开了间情侣套房。

  红色基调的房间烘托着一种暧昧的气氛,在方依依忐忑与期待的目光下我将她抱上那张圆形的大床。

  我把她按在床上,蛮横而又略显笨拙的吻她,长长的湿吻后,我在她可爱的小脸上捏了一下,命令道:“我去洗一下,脱光了等我!”

  “嗯……快点喔!”

  把穿着逛了一天的鞋袜脱掉放到远远的一个角落,心情复杂的洗了个澡,当我赤身裸体的走出浴室时,脚步沉重得就跟被判了死刑似的。

  圆形的大床上,方依依一丝不挂的侧躺在粉红色的被子上,纤细的腿摆成个优雅的弧度,对着向她走去的我勾勾手指,娇声说:“帅哥,快来呀~。”

  娇小的身躯瘦弱得让人心疼,可让我意外的是她那瘦得肋骨都隐隐可见的身子居然有一双非常饱满的酥胸!

  我虽然那方面不行,但也有寂寞的想要楼个女人睡觉的时候。我所遇到的所有女人中,胸部要有她那么大的很少有身材可以称得上苗条的。

  方依依平时的穿着都不显胸,我没想到原来她的身材这么有料!那饱满的酥胸配上她娇小的身躯显得更加丰满,加上她那显得很稚嫩的娃娃脸,有种童颜美乳的强烈反差!

  几乎就在一瞬间,我的鸡巴耀武扬威的高高竖起,牢牢吸引住方依依的目光。

  她一手捂住小嘴,惊讶与害怕写在她的脸上,好半天后轻笑了一声,语无伦次的说:“不是,等等……开玩笑的吧?怎么这么大?”

  她的反应比我想象中的要夸张些,我低头看了看怒发冲冠的鸡巴,爬上床,淡淡一笑说:“还好啊,A片里的男优不都差不多这样么?不至于吓成这样吧?”

  很硬!不错,希望这次能成!

  我抱起她那柔软的没有多少重量的身子,粗糙的手掌抚摸她细腻光滑的肌肤。纤细的胳膊象征性的想要把我推开,可那柔若无骨的小手触碰到我结实的胸膛后,与其说是推开不如说是在抚摸。

  我捧起她丰满挺拔的酥胸,手指上的茧划过她淡褐色的乳头,她轻轻嗯了一声刺激到了我的神经,我含住那娇嫩无比的蓓蕾,狠狠的吸了一口。

  “呀!轻点~!”

  敏感的乳头在我舌头的拨弄下很快变硬,我听到了她发出轻轻的喘息声。

  我注意到就在我对着她乳头又吸又啃的时候,她的手抚摸着自己的私处,两腿夹在一起不安的扭动。我把她的手推开摸了上去,霸道的抢占那片桃园,手指触碰到了那片软肉,腻滑的触感告诉我她已经很湿了!

  她的双腿夹紧又打开,身子不安的乱扭,一副欲拒还迎的模样。我牵过她一只手放到我的鸡巴上,她顺从的握住,喃喃的说了声:“好硬……”

  柔若无骨的小手轻轻套弄着我的鸡巴,她的眼神也从一开始的害怕变成了带着些许忐忑的期待。她拿过放在床头的避孕套拆开,小心翼翼的帮我带上。当一切准备就绪后,她在床上躺好,羞答答的说:“来吧,温柔些……”

  我定定神,将她瘦弱的还没我胳膊粗的腿分开,娇弱的美鲍呈现在我眼前。柔软的阴毛稀松的散落在阴唇四周,肥厚的小阴唇向外翻开像个蝴蝶展开的翅膀,微暗的色泽算是她全身上下为数不多的象征成熟的标志了。

  没想到她如此娇小瘦弱的身子竟然有这么一块肥美的良田!

  “讨厌,别看啦,来嘛~!”

  听到她的呼唤,我龟头对准她的小洞,腰一挺顺利的插进了她湿滑无比的屄里。

  还真挺紧的!

  我耸动胯部开始抽送,心里祈祷着千万别软下去。

  可偏偏怕什么来什么,越是害怕失败就越是给自己增加心理负担,在巨大的压力下抽送的快感消失了,反而有种憋得慌的感觉。

  我软了!

  一瞬间我真的是万念俱灰,整个人都蔫了。方依依坐起来,问:“怎么了?”

  “没什么,我去趟厕所。”

  我不敢看她的脸,逃似的奔向厕所。软下来的鸡巴上还箍着黏糊糊的避孕套,我厌烦的把套扯下扔进垃圾桶里,看到镜子中那脸色铁青的自己,我对着自己说了声:“你真是个废物啊!”

  打开沐浴的喷头,我走进热水中,作为一个30多岁的男人我竟然委屈得有点想哭,真的想不通我究竟他妈的造了什么孽,会遭受这种痛苦。

  果然我终究是不行,即便对方是很让我心动的女孩也不行。我已经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方依依了,到此为止了么?跟她把话说开,好聚好散吧。顺便也跟家里说清楚好了,断了老妈的念想,相亲这种事以后也别瞎搞了。

  从浴室里出来,我看到方依依还裸着身子在床上等我。我一言不发的拿起内裤就要穿上,方依依急忙拉住我,说:“不做了么?是我不好么?”

  “不是……唉……”

  自己不行这种话,真的很难对女人说出口。我还在想着该用什么样的措辞时,方依依把我拉回床上。

  我像个扯线木偶般被她按倒在床上,小手轻轻扶起我软趴趴的鸡巴,说:“刚才我有点紧张,没准备好,所以才没好好配合你,不是对你没感觉啦。亲爱的再给我次机会嘛~!”

  说着她张开小口,把我的龟头含进嘴里。

  女人能让男人最大限度感受到她温柔的,无疑就是吹箫了。柔软的舌头温柔的缠绕着我的龟头,那种满足感仿佛瞬间将我治愈,原本软趴趴的鸡巴在她的努力下很快重振雄风。

  鸡巴变得很硬了方依依也没停下,让我享受了好长时间的温柔乡。就在我舒服得哼哼唧唧的时候,我看到了她那得逞般坏笑的脸。

  “你太大啦,我嘴都酸了,满意了吧?来做吧!”

  方依依拿过避孕套就要拆开,不知为何迟疑了一下,拿起套套的盒子转来转去看了一会。

  “中号的,你带着不舒服吧?难怪刚才……”

  套子是有点紧,但我无意以此为借口。我看到她跨到我身上,扶着我的鸡巴对准她的私处,我刚想制止她因为这一切都是徒劳的,但我还没开口她就坐了下去。

  没有避孕套的阻隔,龟头仿佛穿过一层层皱褶抵达深处,我倒吸一口气,清晰的感觉到了她的紧致。

  “嗯~!”她发出了一声很可爱的鼻音,嫩穴慢慢的把鸡巴吞进去,我明明感觉龟头已经顶到了某个柔软的地方无法继续前进,但仿佛我在将她慢慢撑开一般,最终我们交合处紧紧贴在一起。

  方依依秀眉微颦,说:“顶到里面啦,感觉都塞满了!”

  看到她似乎有些吃力,我迟疑了一会,说:“要不……”

  我刚开口,一根手指点在了我的嘴唇上,她用悄悄话般的声调幽幽说:“亲爱的,交给我。”

  两个小手扶着我的胸膛,她的屁股微微抬起,仿佛有种奇妙的吸力,当她再次坐下时,紧致的嫩肉向我压迫而来,与我坚挺的鸡巴产生一种对抗式的摩擦,这是带着套子无法感受到的快感!当她重复了几次起落后我已经忍不住呻吟起来,平日里嗓音低沉浑厚的我从来没有发出过如此羞耻的声音。

  操,好爽!

  她轻轻咬着自己的嘴唇,那勾魂的眼神让我心跳仿佛猛踩了一脚油门般直线加速。我情不自禁的握住她的纤腰,配合着她的动作不断往上顶。

  “好棒~!用力!”

  听到她的呼唤我气血上涌,更加卖力。我们的呼吸都仿佛处在一个频率,身子也达成某种默契,我只感觉意气风发,前所未有的畅快!然后……

  我他娘的射了!

  我还沉浸在那一张一弛的阴道带给我的巨大快感中,感觉以前的屄都白日了,原来做爱可以这么爽,结果下一瞬间我就交货了!

  方依依的表情凝固了一下,屁股向上抬起,还没软下去的鸡巴从她体内滑出,浓浓的精液从她的小洞中流出,落到我的小腹上。

  “这……射了?好多呀!也太夸张了吧!你多久没做了啊?”

  “抱歉,这么快就……”

  看到我垂头丧气的模样,她没有怪我的意思,反而在我脸上亲了一下,说:“没关系啦,你一定好久没做了都憋坏了吧?好可怜~,不过没关系,你今后有我了!”

  她的安慰反而让我心情更加复杂,不行这两个字沉重的压在我的心头,好不容易没有中途软掉,可未免射得也太快了一些。

  看到我还是很在意的样子,方依依把我从床上拉起来,说:“走,我们去洗洗。”

  我跟在她身后,看到她挺翘的雪臀随着轻盈的步子左右摇摆,精液顺着她纤细的大腿流下,感觉好淫荡!

  走进浴室,她一脚踩在马桶上,低头看着自己的私处,嘟囔道:“真的射了好多呀。”

  我在她跟前蹲下,看到那蠕动的小洞不断把粘稠的精液向外挤出,这淫荡的一幕让我已经软下去的鸡巴跳了跳。

  当我们洗干净后回到床上的时候,我们谁也没穿上衣服。

  两人钻进被窝,方依依挤进我的怀里,脑袋像小猫一样在我怀里蹭了蹭。我注意到她的身子很冰凉,不由得紧紧抱住她。她拱了拱,似乎找到了个舒服的姿势,轻轻的嗯了一声。

  “困了吗?”

  “还没,你呢?”

  “呃……不困。”

  “……”

  我是个比较闷的人,她不说话我也不知道该说啥,索性闭上嘴享受这安静的时光。她的肌肤非常滑,摸起来很舒服,特别是那屁股,就像果冻一样柔软又弹性十足,见她没有反对,这让我更加得寸进尺起来,捏着她的屁股就不撒手了。

  一条腿搭在我身上,脚踝有意无意的砰了我鸡巴一下,发现我竟然已经硬了。

  “依依。”

  “嗯?”

  “你好香!”

  “嗯……所以这里又变大了么?”

  她抬起头,笑靥如花的看着我。好吧,我是真顶不住她一边露出那么纯真的表情一边用手撸我的鸡巴。

  我放在她屁股上的手往更深处探去,手指触摸到她的私处,如沼泽般泥泞不堪,也不知道是因为我刚射进去的精液造成的还是她又湿了。

  “嗯~……”

  她发出一声轻柔的呻吟,看得出她喜欢我这样摸她的屄。

  其实,如何用手指跟舌头让女人爽,我还是经验很老到的,毕竟……小弟弟不中用,只能另辟蹊径嘛。

  我们四目相对,读懂了对方眼中的情欲,她徒然吻住我,吐气若兰的说:“好痒~,想要!”

  说着她已经用手扶着我的鸡巴对准她的骚洞,缓缓的放了进去。

  湿滑的阴道装满了我之前射进去的精液,很顺利的把我的鸡巴整个装了进去。接着她缓缓的抬起屁股,当抬到几乎只有龟头还在她体内的时候,再缓缓的降下。

  她娇小的身子整个趴在我的大肚子上,缓慢的重复着把屁股抬起又放下的动作,我看到她那一脸沉醉的表情,感觉这时候我乱动只会坏事,于是默认了她的主动权,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任由她发挥。

  同样是女上位,跟刚才的感觉却差很多。我能感觉到她在尽量的放松,没有再向之前那样以一股要把我榨干的架势拼命夹我,充满精液的阴道变得很滑的同时也少了许多因摩擦而导致的压倒性的快感。

  “嗯……嗯……嗯~……”

  她的动作很缓慢,每一次当她的屁股落下后,鸡巴深深的插入她的体内时,她那好听的嗓音都会发出一声轻柔的呻吟,慢慢的我们连呼吸都处于同一个频率下,形成一种很合拍的节奏。

  挂在墙上的时钟告诉我已经过去了5分钟,我惊喜的发现,我丝毫没有要软掉的迹象,我只需要把注意力放在方依依身上,看着她那充满挑逗的眼神,就不需要任何别的方式去刺激我的内心来保持雄风。

  她从我身上爬起,两手扶住我的胸膛,慢慢的加快了节奏,我原本打算理由床的弹力适当的配合她进行抽送,但想了想还是没有轻举妄动。

  “啊……啊……好棒……嗯……”

  许久后,她停了下来,趴在我身上喘息着,想必是累了。我一个翻身把她压在身下,看着她布满潮红的脸,拨开她额前几缕凌乱的发丝,说:“换我了!”

  我记住刚才那种频率,以一种缓慢的节奏开始抽送。我将所有注意力集中在她身上,体会着她身体发出的信息,随着我每一次抽送她都会发出一声呻吟,引导我的节奏,虽然此刻是我在动,但可以说还是她在主导。

  我瞄到浴室的玻璃反射着我们的影子,方依依娇小的身子被我压在身下,瘦弱的腿吃力的夹住我粗壮的腰身,那画面就像是一头棕熊与一只小狐狸在交媾。

  稍微开了下小差,我竟然隐隐有种要软下去的趋势,我暗道不妙,想吻她,可她实在是……太娇小了,这姿势我很难边插她边亲她的嘴,只能亲吻她的额头。这时候她迷人的发香钻进我的鼻中,猛然激起我的情欲,鸡巴在她身体里徒然大了一圈。

  “啊……好棒……用力……”

  我读懂了她的渴求,加快了速度同时加重了力道。湿滑的阴道仿佛一阵阵收缩,每当我势大力沉的插入后都感到一种美妙的吸允,我不再犹豫开始最后的冲刺。

  “啊啊……好厉害……要死了……不要……啊啊!!……”

  她的身子开始痉挛,温热的阴道疯狂的挤压我的鸡巴,我一哆嗦,睾丸一阵阵收缩,滚烫的精液疯狂的喷涌在她最深处的花蕊上,射得那叫一个酐畅淋漓!

  我精疲力尽的在她身旁倒下,喘着粗气,下体隐隐有种不适感,那是子弹彻底打光了的感觉。

  方依依也在喘息着,虚弱的侧过身看向我,眼神里有种……我从未看到任何女人用这种眼神看我,那是爱意吗?我不太确定。

  “你好棒,我都快散架了。”

  这可是第一次有女人这样夸我啊,原来我也是可以的,我能做到!我动情的抱住她,小心翼翼的不敢用力,怕弄疼她娇弱的身子。

  “书全,在你怀里我好安心……”

  她脑袋贴在我的胸膛上,仿佛在听我的心跳,那一刻我有一种“这辈子就是她了!”的感觉。

  “书全……”

  “嗯?”

  “就是想叫叫你……”

  “噢。”

  “呆子……”

      【完】

友情链接:色狠狠亚洲爱综合网站_在线综合亚洲欧美网站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請勿進入,否則後果自負!网站地图